相师堂:第四十六章 南国胜聪

小说: 相师堂   作者:牧行云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皇后苦笑着,却不再与她纠结,转了话题道:胜师准备下山,往流声刹,命你掌天女峰。

    胜由芝抬起头,眼中满是怒意:你明知老师体毒一到春日便加重,仍用一纸泣书骗她诳她,你为什么就不肯放过她呢?

    由芝,我怎么是骗她诳她呢?我也是为了家族。

    那个破烂的家族留着还有何用?

    胜由芝!皇后厉声道,别忘了你也是严家的女儿!

    所以呢?只因为师父是严家的养女,她就该用命来护着这个不堪的家族?京都有血案,你枉判;边塞有杀人者,你护下;江河匪患日盛,你压下,你这么纵容严家,只会令脓包越来越大,终有一日,你会被恶心死。

    皇后咬着牙,却强忍着没有发作。

    胜由芝冷冷道:这些年你过得太逍遥了,高高在上,总以为别人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。殊不知自己已将师父对严家的恩情消耗殆尽。师父既允我掌天女峰,那么从今日起,天女峰不再参与严家任何事。

    你这是要与我决裂?

    算是谈判吧。如果你想还获得天女峰的帮助,先把我说的这三个案子重审重判。

    皇后脸色变冷:原来柔善的胜由芝也学会先发制人了。

    如果严家多几个你这样果敢狠厉的子侄,我也可以挺直腰杆和你谈话了。

    皇后眼神向前,看着在花园月亮门下等待的胜聪,对胜由芝道:你说我消耗了胜师对严家的恩情,那么我与胜师的情谊呢?她是否把这份情谊也看淡了?

    你求她的事,即便赴死,她也去做。所以我恨你,恨你不知珍惜与她的情。

    走吧!她身体不好,别让她等累了。皇后轻轻道。

    胜由芝拿起玉**,稍顿了下,放缓了语气道:杵臼里是为你研的花,安神益眠,朝政再重要,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,太子大婚,你也该歇一歇了。

    皇后看着胜由芝离自己越来越远,离胜师越来越近的身影道:你是关心我,还是想告诫我离朝堂太近了?杵臼里紫色的花汁浓稠鲜艳,她俯身用指尖轻轻蘸了丁点,放到口中细细品咂,突地笑了:甜的。

    月亮门下,胜聪搭上胜由芝的手,笑问:你们俩又吵嘴了?

    您怎么能答应她去流声刹?

    是我自己想去的。胜聪对着自己的徒弟总是笑语盈盈,我是中毒,不是废物。

    又说傻话,你陪我,天女峰怎么办?

    那您准备在那儿住多长时间?

    由芝胜聪看着她,安静道,你不要悲伤我此次远行,不打算回来了。

    伊度送聘前上天女峰为我诊治过一次,我体内之毒,已经扩散至五脏六腑。咱们天女峰源于天女河,所以我想去拜拜天女河,与老和尚结一次夏安居。

    师父曾说北天女峰新任的掌门顾谙在去流声刹的途中,师父是想以己之身试她。胜由芝悟道。

    菘山三子合力也不是顾谙身边那个侍女的对手,听说这次给顾谙驾车的是相师堂八堂之首的贺贲,顾延龄这是准备要放手了由芝,从前,北天女峰只是一座修道的山峰,可如今,苍荨把她与相师堂绑到了一起,我怕,怕顾谙是第二个刖汀,所以我不敢做壁上观,不敢赌苍荨能掌控得住她,唯一之计,便是走一遭,会一会她。

    那师父准备让谁跟着您?

    我一个人走,一路化缘。

    师父!车厢内胜由芝的气愤道。

    胜聪靠在软被上,脸上依旧温和:我还想看看天女,听说这一世她叫悧儿

    马车身后巍峨的宫殿越来越远,直至变成一道模糊的风景。在风景的尽头,有宫装的丽人,扶着木亭仰望苍穹,云随风移,飘逸的像高山的雪,皑皑令人向往,可它太高

    东方慢慢放睛,有风吹起,露出蔚蓝的天角,牵着几朵稀薄的白云,有些跳脱地移动着。

    师生二人倚坐在门槛上,一人执着一个酒壶。

    对清儿好点,你我都不在了,轶儿能靠的人只有她了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