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武裂天:第一千三百六十章诡异的石人雕像

小说: 玄武裂天   作者:蓝庭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轰隆隆!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响起,凝聚了许久的法则天劫,这一刻终于降临了下来。一道道五彩电光,挟着雷霆之威,恐怖的法则天劫,形成了一股五彩元素的长河,从天而降,将天地大道演化的五行法则,化为一柄五彩缤纷的法则之刃,仿佛跨越了天地间的距离,轰然斩落向陆随风的头顶。

    面对着毁天灭地的法则之刃攻击,陆随风的眼眸中绽射出一道神芒,手中同时出现一杆彩光莹绕的长枪,同样闪烁着絲絲五行法则的玄奥,宛如出渊的蛟龙,奔电般的刺向虚空。

    轰!陆随风刺出的雷霆一枪,与可怕的法则之刃轰然撞击在一起,虚空像是被炸出了一个大窟窿,一圈圈法则的波纹涟漪,瞬间便将陆随风彻底的呑没。

    噗嗤嗤一道道散发出玄奥灵纹的五行元素洪流,不断冲击着陆随风,在他的体表闪灭出无数五彩神芒,四围的虚空出现道道空间裂缝。

    陆随风浑身在剧烈的颤抖着,肌肤的表层大面积的撕裂开来,殷红的血水汩汩流出,顿时化着絲絲五彩神芒,又纷纷渗入撕裂开的肌肤之中,肉眼清晰可见的迅速愈合起来

    噗!法则之刃一下穿透陆随风的身体,击落在地面上,整个岛屿都像是经历了一埸海啸一般,地动山崩,无数的岩层碎裂,瞬间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下一刻,法则之刃竟是化作一道五彩神光,一下没入了陆随风的体内,直接冲着他的识海神魂。

    嗡!陆随风浑身猛然剧震,双膝禁不住蓬的一声重重跪下,地底的岩石层层崩裂,双目神光暗淡,一口鲜血狂飙而出,脸色顿时一片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虚月亭三人也是浑身颤抖的瘫坐在地,那里还有点天之骄子的模样,沒被这恐怖的一幕吓得大小便失禁,已算是相当优秀的了。

    哈哈来吧!陆随风失神的双眸一下恢复了清明,在法则之刃的攻击下非旦没有一絲惊惧,反而流露出无比的狂喜之色。体内的五枚灵珠突然旋动起来,将那道法则神光包裹在其中,不断吸收着大道法则,逐渐地融合成了一体。

    轰隆隆!随着最后一道法则天劫的降临,双膝跪地的陆随风,嘴角带血的冲天而起,手中彩光莹绕的长枪一往无前的奔射而出

    轰!可怕的轰鸣声几欲震碎耳鼓,撕裂灵魂,彩色的灵气风暴充斥着每一寸空间,陆随风犹如汪洋中的一叶偏舟,不断的跌荡沉浮,口中的鲜血不断涌出,然而,他的目光却是炽烈如日,绽放着不屈的坚韧意志。

    远处的虚月亭三人都在大道法则的天威下,簌簌颤抖不已,天地无情,大道的法则之下,所有的生命都渺小得有若蝼蚁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絲絲电流在陆随风的皮肤表层流转环绕,全身毛孔顿时扩张开来,有量的细密的血珠渗出体外。陆随风却是似若未觉,紧咬住牙关,眼中满是疯狂之意,尽情地吸收着电流中蕴含的五行灵力,令其在自己的五脏六腑,筋骨血肉,血脉经络中流转,反复地淬炼这具身体。

    道道可怕的五行大道法则,不断地冲击在他的神魂之上,令其在一次次的生死淬炼中,终于的得到了彻底的蜕变,完成领悟了法则之刃的玄奥。

    无尽的法则威压从陆随风身上幅散出来,瞬间凝聚成一道五彩光华,冲宵奔射向天空中的劫云。

    斩碎虚空!陆随风的口中喷出震荡天地的暢快吼声,一股股的五彩灵力如同波浪般,以陆随风为中心的四下扩展开来,头顶的天空仿佛崩塌,现出道道空间裂缝。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轰鸣炸响之后,头顶的天空黑云散尽,五彩霞光翻涌,一道道彩色的洪流像是一条条神龙,从天际的云层中探出,纷纷朝着陆随风俯冲而去,道道玄奥的法则神光在天地间流转,散发出阵阵大道宏音。

    终于,电收雷隐,刧云消隐。头顶的天空又呈现出碧空万里,白云悠悠的景象。同时连那尊金鼎,也不知何时从视线中彻底的消失无踪,唯剩下十二枚彩光璀璨的丹丸静静地悬浮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大量的彩色光雾从天空中,像轻纱一般的飘落,柔软无比包裹住这些悬浮在空中丹药,不断闪烁幻灭。

    轰隆隆!陆随风刚收敛起悬浮在空中的丹药,脚下的地面随着一声隆隆声,在不断的龟裂开来,感觉整个岛屿在缓缓的向下沉落

    不好!赶快离开此处!话落,陆随风四人的身形刚掠上了空中,却被一股突然而来飓风席卷,呼啸而起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变故发生太快,当四人反应过来时,这股突如其来的飓风又诡异地消散无踪,当脚踏落地面时,才发现已离开了那片无尽的海域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品级?虚月亭三人的手中都捧着一枚五彩光华闪烁的晶莹丹药,语音有些惊颤的出声道你是丹圣?

    陆随风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,一脸淡然的道:这是你们该得的,炼化之后可以让你们的境界,直接一下提升致灵神境高阶的层次。

    三人闻言都是心头一阵狂震,捧着丹药的手都在剧烈颤抖不已,不用问都知道,能直接提升灵神境品阶的丹药,是何等逆天的存在,就算是圣阶丹药也做不到,难道会是传说中的灵丹?

    空气中传出一阵吞咽口水的声响,却是沒人再出声询问,神情间都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敬重之色,想到之前还对其生出灭杀之心,三人都是感到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如果你们不想被传送出去的话,就等离开这里之后再炼化。陆随风点到即止的提醒道,三人一直都以秘法隐匿起自己灵神境的修为,自然听得懂这话中的意思,都是面带感激的点点头,小心的将丹药收起进蓄物戒中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眼前尽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野,诡异的是这荒野中每隔一段距离,就会岀现一座石人雕像。这些石人雕像或坐或立,或侧卧在地上,有些更是一半陷入土内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错觉,每座石人雕像都给人一种栩栩如生的感觉,仿佛都是拥有着灵动的神智,各种各样的神情间都是透出一絲莫名的诡笑,令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?看上去像是一个石人阵!冷若宣皱着眉道,刚经过一座半埋在土中的石人雕像时,边缘的地面忽然裂开了几道缝隙。

    当心,这石人雕像似乎在动!身后的虚月亭出声提示,话音未落,便听一声咔嚓声响,这座埋在土里的石人雕像骇然破土而出,石质的脸上分明在发生变化,诡异的笑,突兀地化作冷笑,胳膊突然扭动了一下,而后轰然挥出一拳,击向靠得最前的冷若宣。

    呯!冷若宣反应神速一掌迎了上去,石人雕像被震出数米之外,冷若宣却是感觉手臂一阵酸麻,她的这一掌至少有五千斤的力道,足可击碎坚岩,这石人雕像只是被击退数米,却是分毫未损,心下不由骇然不已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!周边的石人雕像居然全部复活了起来,脸部的神情不是诡笑,就是冷酷,残忍的笑,看上去给人一种毛骨耸然的感觉,异常邪恶。

    虚月亭直接拔出兵刃,一剑斩出,剑光如雪,劈开了一条直线上的七八座石人雕像,都是从中被剖开,断面冒出一股黑烟,随即又迅速的愈合还原,竟没有一点损伤。太诡异了!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